你好,欢迎进入宁夏回族自治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厅门户网站!
  •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发布中心 >> 行业资讯 >> 正文
行业资讯
美丽中国 乡村振兴—美丽乡村建设的国内外实践
信息来源:银川日报   发布日期:2018-07-11 16:21   

6月1日,南京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博导、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常务理事、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城乡治理与政策研究学术委员会主任张京祥为银川市各级党政机关干部、规划及农村工作干部职工、从业人员作了一场题为“美丽中国乡村振兴”的报告。

关于乡村振兴的殷切展望,关于国内外探索的优秀经验,关于国内乡村振兴的创新探索,这场长达两个多小时的报告为银川带来了乡村振兴的良方。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经济总量跃居世界第二,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率超过30%,城镇化率接近60%。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时,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成为新时代赋予我们的共同挑战。

纵观发达国家的城镇化进程,乡村建设始终与其进程紧密相连、充分互动,最终形成城乡景观有别、文明共享、设施均等的高度统筹状态。张京祥教授认为,我们需要的乡村应该是美丽、特色、活力、文明的乡村。乡村应该是一种相对城市更为生态、更自然的居住形态,一种休闲化、绿郊式的生活方式,一种亲近传统、身心自由的田园文化形态。美好的乡村空间意味着生态化、特色化的居住、就业、休闲空间,甚至体现出比城市空间更强的吸引力。

张京祥教授说:“乡村振兴必须践行尊重自然、顺应自然、天人合一的理念,塑造与城市不同的特色农村生态景观;乡村蕴含着社会经济变迁中的一切基因,是文化传承最大的载体,必须充分挖掘独特的历史和文化传统,保护乡村社会价值体系和集体情感记忆,重构承载乡愁记忆、充满文化内涵的精神家园。”

美丽乡村的国内实践,浙江江苏领跑在前

21世纪以来,我国进入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发展阶段,并开展了以破解“三农”问题为核心的综合乡村建设,政府成为乡村建设的主导力量,乡村建设类型呈现多元化。浙江美丽乡村建设、江苏美丽乡村建设走在全国前列。

【浙江美丽乡村建设】

2003年的“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起始,浙江省美丽乡村建设的序幕正式拉开,浙江省在美丽乡村建设的探索中经历了示范引领阶段(2003~2007年)、普遍推进阶段(2008~2011年)、深化提升阶段(2012~至今)。

在示范引领阶段整治村庄环境、改善农村生活条件,在普遍推进阶段以生活垃圾收集、生活污水治理等为重点,从源头上推进农村环境综合整治,推进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在深化提升阶段开展整乡整镇环境综合整治,推进“四美三宜二园”的美丽乡村建设。按照“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科学论断,浙江从实施“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到推进美丽乡村建设升级版,之江两岸的3万余个村庄绘就了水清景美人和的美好景象,人居环境、基础设施、公共服务不断改善,家风家训、文明乡风持续传承。

值得一提的是,浙江安吉模式闯出了浙江美丽乡村建设的先河。2003年,浙江省安吉县结合浙江省委“千村示范、万村整治”的“千万工程”,在全县实施以“双十村示范、双百村整治”为内容的“两双工程”,以多种形式推进农村环境整治,改善农村人居环境。2008年,安吉县在浙江省率先提出“中国美丽乡村”建设,并将其作为新一轮发展的重要载体,计划用10年时间,通过“产业提升、环境提升、素质提升、服务提升”把全县建制村建成“村村优美、家家创业、处处和谐、人人幸福”的美丽乡村。截至2013年,安吉县已建成“中国美丽乡村”精品村164个,重点村12个,特色村33个,覆盖面积达到95.7%。全县15个乡镇中有12个乡镇实现了美丽乡村全覆盖。

浙江安吉模式的尝试见效后,浙江省在规划引领、管理机制、公共设施服务、生态环境和居住环境、居民生活水平、传统文化保护、乡村产业多元发展等方面做了一系列努力,美丽乡村建设被称为全国新农村建设的典范。

【江苏美丽乡村建设】

新世纪以来,江苏在顺应规律、尊重民意的基础上,摒弃大拆大建,积极而有序地推动乡村人居环境改善行动,大力改善乡村生活生产环境,挖掘提升乡村文化与自然品质,促进乡村社会经济持续发展,将利民、惠民、富民落到了实处。

2011年9月,江苏省委省政府召开全省城乡建设工作大会,明确了“十二五”期间全面实施“美好城乡建设行动”,全面提升城乡建设水平,大力推动城乡人居环境改善。经过“十二五”期间的整治,江苏乡村人居环境得到极大改善,乡村公共服务水平大大提高,传统村落的文脉和肌理得到了保护,乡村的田园风貌和自然风光得到原生态呈现,农民的幸福感和满意度大大增强。

在众多乡村建设中,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区的创新是一大亮点。2011年,南京市江宁区正式启动了“美丽乡村”的规划与建设工作,先后打造了一批美丽乡村示范村,带动了传统乡村转变为新型农村社区。

江宁区政府在对村庄的各种条件进行综合分析评估的基础上,首批选取了各个街道先期发展较好、区位优越、自然资源丰富、人文资源丰厚或有项目基础的五个村庄作为试点,实现了品质化与市场化的转变。

2017年1月12日,江苏省农村工作会议指出“农村就是要像农村,田园风光是城市所不具备的财富”,提出了“要以规划为引领,加强基础设施、公共服务设施、综合配套设施建设,改善提升村庄的环境面貌,分类推进美丽宜居乡村建设”,“在江苏大地上,要保留一大批世外桃源式的乡村”的工作要求。

2017年6月,江苏召开“全省特色田园乡村建设试点启动会”,正式启动特色田园乡村建设,明确了特色田园乡村建设的六大目标,即“生态优、村庄美、产业特、农民富、集体强、乡风好”。江苏省在科学规划设计、培育发展产业、保护生态环境、彰显文化特色、改善公共服务、增强乡村活动方面做了周密布局。同年12月1日,江苏省施行了全国第一部以“政府令”颁布实施的《江苏省传统村落保护办法》。南京市江宁区、溧阳市、东台市、兴化市、泗阳县、南京市高淳区、无锡市惠山区、邳州市、苏州市吴中区、昆山市、如皋市、镇江市丹徒区、台州市姜堰区等地形成的“5县8团20点”构建了江苏省特色田园乡村的工作试点布局。

乡村建设的国际经验,颜值内涵多元发展

在综合梳理了乡村振兴的国际经验后,张京祥教授梳理了各国在城镇化进程中呈现出的人地矛盾突出、农业传统悠久、乡土文化积淀特色。作为社会发展的重要阶段,这些国际经验对我国乡村振兴战略落实具有重要意义。

【法国】

法国的城镇化进程经历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从20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这一阶段法国的城镇化率在55%~62%之间浮动。法国在广大乡村地区建设新城,通过新城建设疏解大城市人口,大大带动了乡村发展。此外,法国还加大对农业的支持力度,制定了一系列农业可持续发展政策,形成了教育、科研和技术推广相结合的农业体系。这些实践使法国扭转成为农产品出口大国,并为法国成为世界第二大农产品出口国奠定基础。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法国进入城镇化第二阶段,城镇化率达到75%。这一时期,优秀乡村中心政策、乡村复兴区政策、大区自然公园政策等精细化政策出台后,为法国的乡村建设提供了差异化引导,乡村面貌大为改观。市场力量应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和管理服务后,乡村建设获得了更雄厚的基础。加上法国在发展经济、改善生活、保护环境三个方面的政策治理,让法国乡村建设成为世界城镇化的经典案例。

【德国】

从自下而上的乡村美化竞赛,到可持续发展与价值提升的乡村重生,德国的城镇化进程也经历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从20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德国的城镇化率保持在65%~71%之间。经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德国地方社团开始了整治家园的农村美化运动,植栽绿化、建设基础设施、改善农民居住条件等举措迅速改变了农村的落后面貌,但是也让农村质朴自然的原始面貌覆上了厚重的都市气息,天然资源和物种迅速流失。进入20世纪90年代,德国的城镇化进程进入第二阶段,城镇化率约73%。意识到表面美化运动的不可持续后,德国开始注重乡村建设在生态价值、文化价值、旅游价值与经济价值的挖掘与提升。让乡村景观回归自然、让闲置空间重新利用、让农业竞争力有机提升、让城乡交通融合发展……这些举措推行后,德国在乡村可持续发展和乡村价值提升方面走出了一条可供借鉴的路子。

【日本】

20世纪五六十年代,日本处于高度经济成长时期,引发了工农收入和城乡差距拉大等问题。传统的村落社会迅速崩溃,形成了农村“过疏”矛盾。为了解决农村可持续发展危机,日本政府发动了三次新农村建设。第一次新农村建设仅仅注重农村基本建设与环境改善,导致乡村经济缺乏产业支撑最终还是没能走出衰败的景象。第二次新农村建设,日本开始注重农村造血功能培育与人居品质提升,将农业发展和生活环境建设结合,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是城乡发展差距的现状仍没有改变。第三次新农村建设中,日本开始推行包含经济、生态和文化等全面内容的乡村复兴,通过一村一品充分激发了乡村的特色和魅力,最终显著地缩小了城乡差距。一村一品也得到了各国乡村建设广泛推崇。

【韩国】

韩国的城镇化进程是一场配合国家战略、发挥国家—社会多方建设动力的新村建设。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政府设计规划了多种工程,用以改善农村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农村生活环境。第二阶段韩国实行了分类指导的方针,对基础设施相对薄弱的乡村大力提高基础设施建设水平;对农业发展潜力大的乡村,通过提高农业生产促进多种经营发展;对发展基础好的村庄重点协助产业发展。第三阶段,新村建设由最初的政府主导具有官办性质的乡村建设,发展成为完全由民众参与的民间社会活动,这一阶段的实践促进了韩国的民主法治、社会道德、集体教育发展。韩国在政策制定分类指导、全民参与的探索,让农户收入同城市住户收入之比最终获得了高比分。

除了法国、德国、日本、韩国的探索经验,英国在乡村建设中关注居民愿望和规划思想有效结合,美国鼓励多方参与乡村建设、突出乡村固有鲜明特色,这些探索都为我国落实乡村振兴战略积累了宝贵经验。

纵观各国城镇化进程和乡村建设,张京祥教授梳理了五点值得在国内借鉴推广的经验。

经验一:乡村建设普遍经历单一目标向多元目标综合推进的转变;

经验二:从建设之初就将多元理想乡村建设作为长远目标,结合现实条件与迫切需求,循序渐进的推进;

经验三:乡村建设的高级阶段是转变城乡角色认识,乡村有独立而独特的价值,将乡村作为一类富有价值的空间进行精心营造,赋予乡村主体地位,将乡村建设视为与城市建设同等重要的部分;

经验四:注重地域与文化差异性,不同地区、类型乡村采用不同策略;经验五:乡村建设要充分发挥多元主体的建设热情与建设能动性,政府往往更注重先期投入与方向引领,要鼓励市场和社会力量的介入,注重村民建设的主体性。

专家把脉,乡村振兴银川大有可为

国内外乡村建设工作的实践探索,为我国乡村振兴战略实施积累了宝贵经验,也为各地落实乡村振兴战略精神打下了基础。

张京祥教授认为,银川的城镇化还有很大发展空间,乡村振兴必须同步推进。乡村要精明收缩,不能简单实行均匀的资源投入,要避免二次浪费。他说,乡村特色、生态环境是立命之本,要用多元的开放的思维理解乡村产业、乡村居民、乡村生活;乡村产业是关键,要紧密结合区位资源优势,也要积极营销策划、分类精准策划,推进土地制度创新,要协同发展政府、资本、村民等多元力量,激发村民的主体积极性,激发乡村社会活力。

本报记者 陈玲 /文 图片由银川市规划管理局提供

 

上一条:特色小镇建设如何路正行稳

下一条:绿色+智慧 引领住区新生态

关闭